选择语言: English Version | 中文版

留学感悟

  • 除了直观体验的硬件设施,学校的学制与国内高校也十分不同,突出特点在于自主、灵活。学什么、怎么学、什么时间学都由自己决定。课程没有必修、选修之分,甚至没有学院间的隔阂,可以依照兴趣选择不同的课程,还可以选择芬兰大学联合平台的公共课程来学习其他学校的课程。同一门课程可以有3-5种修读方式,可以老师主讲,可以与同学合作任务,可以独立完成文章等。每个学期切分为两个学段,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时间安排灵活选择课程时间,考试时间贯穿整个学期,只需要自己选择合适的日期预约考试机房即可,甚至对考试不满意也可以重新预约重新考试。然而,高度的自主性并不代表缺乏监督,学生在学期初需要与本学院相应教师商议,确定自己本学期的学习计划,学期末需要提供相应材料证明自己计划的完成情况,如有更改也要写详细说明解释计划修改的原因。芬兰的老师坚信,学习是极度自我的过程,教育是引导、保护学习的发生。

    许璐 协同创新中心 2017级研究生 赴芬兰坦佩雷大学交流学习
  • 来到冰岛这样一个国家交换学习很难得,但更难得的是我们能够“带走”些什么。作为教育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我主动向专业课的教授提出想去冰岛的中小学参观见习的意愿。教授们都很愿意帮助我,但是,首都雷克雅未克的高中以冰岛语授课为主,对于我来说,进行有效课堂观察几乎不可能。幸运的是,在冰岛首都的卫星城科帕沃于尔有一所国际学校,用英语授课,让我的愿望成为现实。同时,这也就意味着我每周要有两天的时间不到七点就起床,那时候的冰岛每天九点多才日出,寒风呼啸。辗转公交一个小时到达国际学校,自备干粮,进行从早晨八点半到下午三点半的长达七个小时的课堂观察记录。很累,尤其是长时间聚精会神地接收英语传达的信息,还要判断推敲和记录。有一次,我实在支撑不住,竟然在教室的角落里睡着了。

    刘宏伟 教育学部2017级硕士研究生 赴冰岛大学交流学习
  • 莱顿大学告诉我要善于思辨。其实莱顿大学很多课程也是以讲授为主(老师自主性比较强,有的老师就会根据我们的意见选择是否在课外进行授课)。在学生在课前阅读了许多学习资料的情况下,老师就这些材料进一步进行自己的讲授。但是在教师讲授的过程中,常有欧洲学生就当下某个问题直接提问或者提出质疑,有时候在我们看来甚至有点打断教师授课,但是教授都是会直接回应学生的提问,还会留出时间问学生是否还有问题,有些教授直接表示鼓励。选了小组讨论为主的课程的中国留学生告诉我,荷兰或者说很多欧洲学生从小就受到一些思辨的训练,明显感觉到他们思考得很充分、深刻。

    毕赛阳 历史学院 2017级硕士研究生 赴荷兰莱顿大学交流学习
  • 在UNSW学习的另一个很深的感受便是,包容性和开放性特别强,教师也非常鼓励学生放胆做自己想做的事。在这里念应用语言学专业和国内差异有些大的是,因为班上的同学有不同的语言文化背景,教师引导讨论的语言非常之多,而不像在国内大家都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语言种类基本上就局限于英文。如同其他国家的同学会介绍他们的语言一样,我也在这样的讨论之中向他们介绍解释了汉语中一些有趣的语言现象——自己讲的时候会感到这样的过程极其有意思。另外,课堂上,我们可以学术地讨论很多话题。

    何佳玲 外文学院2017级研究生 赴新南威尔士州立大学留学感悟
  • 在卡大的学生学习一点儿都不轻松。学期开始之初,每一门课的老师就已经把这个学期的课程规划安排好了,具体到每一天每一节课,所以在学期初,学生就可以对自己这一整个学期的课程有了规划。研究生的学习更多地在于课下阅读和课堂讨论。可能每周的阅读任务和教授的上课内容并不完全一样,但一定都是和自己的研究课题相关的,如何准确地把这些理论知识运用到自己的学术研究中才是研究生学习的最终目的。我最喜欢的是在课程中会穿插一些和自身相关的讲座,比如如何申请博士学位,如何撰写学术简历,如何进行自己的职业规划等等。讲座的教授也都是学院的老师,但他们只是像朋友一样分享自己的经历并且针对每个人给出自己的建议。在这里,上课、作业、学习不是一项项必须完成的任务,而是需要自己一步步规划的目标。

    王丽楠 汉语文化学院研究生 赴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交流学习
  • 在多元文化教育这门课上,我切身体会到了美国作为一个多元文化融汇的国家,在教育中对多元文化的倡导。相比较于单一文化的封闭和排外,多元文化影响下的学生具有更广的接受能力和更强的包容能力。在多极化发展的今天,倡导多元文化和谐发展,培养多元文化人才是趋势所在。文化与文化之间的差异是与生俱来的,若是一味想着消除差异取得一致,那便失去了文化的丰富多彩。多元文化教育不仅适用于美国这样的多种族国家,对我国教育的意义也十分重大。我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各个民族之间有着自己的不同文化,虽有一定相似之处,但在节日、信仰等等方面也有差异。作为一名教师,在面对这些差异时,应尝试去理解、尊重学生的文化身份,这是这门课给我的最大启示。

    聂维 教育学部2017级研究生  赴美国布鲁姆斯堡大学交流学习
  • 一开始选择申请这个交换项目,便是慕着曼彻斯特大学商学院的名而来。申请成功后,便怀抱着一腔学习知识的热血,选择了5门商学院专业课,其中4门均为LEVEL3的高阶课程。我在国内的本科是会计学专业,所以在选择上既包含了财务报表分析、股价与会计信息等专业课程,也选择了金融方向的金融衍生品课程,战略营销方向的市场营销课程,希望通过多元化的课程来丰富自己的专业知识,提升自己的专业能力。
    在11周的上课时间里,我一直保持着课前预习、课后复习的好习惯,在课堂上以最高的效率听取老师的讲解,积极参与课堂的讨论,并认真完成了workshops、tutorials的作业与任务。从一开始不适应国外的英文教学环境,读课程材料做课程作业磕磕绊绊,慢慢到后来游刃有余,我确确实实感受到了自己的成长。

    陈希阳 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2015级本科生 赴英国曼彻斯特大学交流学习
  • 整个留学历程在我的人生中会是非常关键的一个经历。其中我学会了不过多顾虑结果的大胆争取,学会了进入一个陌生环境后的开放社交,这些心智的成长是我人生的宝贵财富。再次感谢北京师范大学给我提供的机会,感谢国际交流与合作处的关心,感谢国家留学基金委的资助。

    王煦晨 数学科学学院 2015级本科生,赴新加坡南洋理工学习
  • “奇逢是有缘”也罢,“互道参商刹那自是有相逢”也罢,台湾于我来说,是有预期的相遇和有预期的离别,在这段旅途中,更多的是学习和温情,我将会珍藏这段记忆,在日后人生的旅途中,激励自己振奋前行。

    林丹丹 励耘文学2016级本科生,赴台湾政治大学学习
  • 在香港中文大学一学期的学习生活中,最让我感到幸运的事情就是遇到了四位非常好的老师。他们对于教学的勤恳,对于学生的真挚,深深令我敬佩。得益于他们的精心教学,我时常感到我在这里仅仅修读了四门课程,学到的知识却比平时要多很多。而他们也总是愿意从各个方面为我提出建议,像平辈一样与我探讨学习和人生问题,在课堂上下都给了我很大启发。

    王逸宁 政府管理学院2016级本科生,赴香港中文大学学习